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1V1网】防未病大数据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社区广播台

查看: 301|回复: 0

区块链:一场企业组织与管理革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5 08:4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文首发于《中欧商业评论》2018年7月刊,原文题目《区块链将引爆组织与管理革命》。感谢《中欧商业评论》资深编辑齐卿老师的修改与帮助。
本文作者:
吴桐,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博士,亚洲区块链学会荣誉顾问,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青年研究员,荣格财经区块链40人论坛专家成员。
李航,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博士,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会员。


编者按
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通过分布式记账、Token激励、智能合约、共识算法等要件,为解决信息不对称、逆向选择和完善激励模式等传统企业管理难题找到了一条崭新的道路,比较完美地解决了当代管理学理论着力研究的博弈问题和契约问题。
     “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为首的社会,蒸汽机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为首的社会”。推而广之,企业组织结构与管理模式作为企业的上层建筑或生产关系,根本上是由以科学技术为代表的生产力所决定的。“蒸汽和机器引起了工业生产的革命,现代大工业代替了工场手工业”。这句《共产党宣言》中的名言在马克思诞辰200年之际仍然具有极其深刻的现实意义。
企业组织和管理的两大基本问题
    随着现代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和社会信息化程度的不断提高,理论界对如何更有效地进行企业组织和管理进行了深入探索。20世纪90年代初,由于提出“科斯定理”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罗纳德·哈里·科斯(Ronald H.Coase)和由于博弈论的重大进展而获得诺奖的约翰•纳什(John Nash)、约翰·海萨尼(John  C.Harsanyi)以及莱茵哈德•泽尔腾(Reinhard  Selten)为现代管理学提供了两条重要的研究脉络:一条脉络为“博弈论——机制设计——新制度经济学——激励相容”,试图解决的中心问题是委托代理问题或激励问题;另一条脉络是“科斯定理——合约理论——产权理论——交易成本理论”,试图解决的是中心问题是交易成本问题或合约问题(袁煜明、闫思,2018)。两大基本问题和两条理论脉络,勾勒出了现代管理学的基本图景和走向。与两条脉络相关的经济管理理论在1990年后至少获得过11次诺贝尔经济学奖(见表一)。
表1: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相关理论

获奖年份
获奖人物
主要理论
1991
罗纳德·科斯
科斯第一定理、科斯第二定理
1993
道格拉斯·诺斯
产权理论
1994
约翰·纳什,约翰·海萨尼,莱茵哈德·泽尔腾
博弈论
1996
詹姆斯·莫里斯,威廉·维克瑞
信息经济学、激励理论
2001
迈克尔·斯宾塞, 乔治·阿克尔洛夫,约瑟夫·斯蒂格利茨
道德风险、逆向选择
2005
罗伯特·奥曼, 托马斯·谢林
非合作连续博弈
2007
莱昂尼德·赫维奇,埃里克·马斯金,罗杰·迈尔森
机制设计、激励相容
2009
埃莉诺·奥斯特罗姆,  奥利弗·威廉姆森
社会组织、新制度经济学
2012
埃尔文·罗斯,  罗伊德·沙普利
分配理论、市场设计
2014
让·梯若尔
新产业组织理论、规制与激励、博弈论
2016
奥利弗·哈特,  本特·霍姆斯特罗
合约理论
资料来源:袁煜明、闫思
      当前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为代表的金融科技(Fintech)方兴未艾,极大地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在不断发展的同时,往往又会促成生产关系的变革。企业管理者只有不断适应新兴技术革命,前瞻性地调整企业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才能使企业立于不败之地。相比于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其他金融科技核心技术,区块链作为若干先进信息技术和数学算法的集合,是一种改变万物互联互通方式的技术。如果说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着力于解决生产力问题,那么区块链更应该定义为一种重塑生产关系的技术。区块链技术中的分布式记账、Token激励、智能合约(Smart Contract)等,将深刻改变社会的激励模式和治理机制,引起管理要素的重新匹配和组合,Token激励将解决“博弈论——机制设计——新制度经济学——激励相容”提出的博弈问题,而智能合约将解决“科斯定理——合约理论——产权理论——交易成本理论”提出的契约问题,进而从根本上带来企业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的新一轮变革(图1)。
解决激励制度的“囚徒困境”
   
     在金字塔式的组织结构中,决策权基本上掌握在高级管理人员手中,但是由于企业管理的层级过多,组织内部将耗费大量的成本来进行沟通和协调,这也使得企业在应对市场变化、技术革新时缺乏弹性。互联网技术的推广,使得金字塔式的高长型组织结构向扁平化组织结构逐步演进。组织结构从高长型到扁平化,表面看是组织结构与层级的改变,更深层的是交易成本和信任成本的降低。然而扁平化并没有从本质上消灭层级,更没有彻底解决组织内部交易成本和信任成本问题。
     区块链技术的透明度和可靠性可以为企业所有者、管理者和其他利益相关者建立共同的运营标准和合作方式,最大限度的降低信任成本和交易成本,以臻零边际成本社会。“区块链的本质在于,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区块链正是基于机器信任而实现了“不需要信任人”的划时代技术。当信任成为社会的空气和水时,企业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必将面临股权制以来新的伟大变革。
    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构建分布式自治组织结构(DAO)的企业,其高效的执行力和快速的市场反应力将有助于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2009年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得主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和奥利弗·伊顿·威廉姆森(Oliver E. Williamson)毕生都在研究市场和政府之外的第三股经济治理的力量,即所谓的自主组织和自主治理。而基于区块链的企业通过“点对点”模式为自治组织的实现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如何从激励制度上给予区块链组织以动力是一个重大命题。而现有的区块链生态提供了这样的激励模式,即Token。在区块链中的Token更多地被翻译成“通证”或“代币”,但这些翻译都还不足以表现Token在区块链组织结构中发挥的巨大激励作用,“可流通的加密数字资产和权益证明”可能才是Token更恰当的翻译。Token 作为一种可流通的加密数字资产和权益证明,当前现实世界的各种权益和资产证明(股权、债券、积分、票据等)都可以用Token形式来表达。目前看来,Token至少集股权属性(可增值,长期收益可期,升值空间较大)、物权属性(代表使用权,可交付产品或服务)和货币属性(可流通,至少在生态系统内是硬通货)于一身,Token的分配和流通将为组织发展提供内生的动力。作为组织的价值分配要素,Token将发挥引导员工创造性地工作、合力攻克技术难关以及快速分析市场变化的职能。建立以Token为基本激励单元,以管理成果和市场业绩为导向的Token激励机制,对于高阶信息时代的企业而言具有重大意义(图2)。
传统的激励模式强调企业管理者希望直接指挥员工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和行为,然后通过一系列的评价标准来验证和考核员工是否按照既定的步骤和标准进行操作,以及行为的结果是否达到了预设的目标,整个激励模式强调的是对员工行为和行为结果的考察与评价。而Token激励模式则强调组织的长远目标,鼓励员工创造性地(而非被动)完成企业愿景和业绩目标,因而Token管理模式提供的不仅是激励的结果,而是提供激励组织结构发展完善的动力。
就整个区块链生态而言,Token是区块链组织具有活力和动力的关键制度设计。没有Token的区块链只能叫分布式账本,失去了自运营和自组织的源动力,无异于一潭死水。Token对于区块链组织和生态而言,不仅是一种经济激励的工具或交易媒介,更重要的是Token可以促进区块链组织结构生态圈的自我形成、自我发展、自我运营和自我完善,堪称区块链的血液。就像大工业时代的石油一样,Token在为整个区块链社区提供动力源泉的同时,还可以作为生态硬通货和项目质量的象征。所以合理设计良好运转的Token激励系统,将是企业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实现成功变革的关键所在。
在传统的组织内部,管理层在执行工作时,由于信任成本和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往往会出现互相推诿、邀功请赏等行为。企业的所有者在进行管理决策时,由于沟通成本和信息不对称的存在,也可能出现偏听偏信以及花费大量的时间成本来进行调查研判等行为。区块链技术建立在数学(非对称密码学)原理基础上,通过分布式记账、共享账本、Token激励等使相关参与者的职责权力、运作规则以及奖惩机制公开透明。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企业组织结构内部的各个节点之间公开透明地进行信息和价值交换,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信任成本和沟通成本,从而达成组织内部的共识和信任,有效解决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区块链的加密技术则在信息和价值传递中保证其安全性和不可篡改性,实现效率和安全的双重提升。
     Token作为区块链生态中价值的量化,代表所有者积分、会员、投票、资产增值分红等方面的权益,相比当前经济体制中的股权,权利划分更细,权益程度更高。Token还可以更好地量化考察不同持有者的行为绩效,更有效率地实现“权责匹配”。
     2018年4月溪山合投众推项目“权大师”完成5000万元A轮融资,推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合伙人计划”。 “权大师”把经过20万案子验证过的高效智能化商标处理后台赋能给每位专业的商标代理人。每一个代理人都将成为 “权大师”独立自由的合伙人,合伙人将获得最高80%的收益分成,如果推荐其他新合伙人加入,平台还会奖励新合伙人业务收益的10%。合伙人身份、合同信息以及实际工作量、业绩都将记录在区块链上,“权大师”将根据合伙人的贡献值为合伙人分配额外的收益(token)。未来“权大师”平台上会支持利用token购买所有的知识产权服务,让token变得实际有值,后续权大师也会有明确的token发放和回收计划来确保token价值的持续性。
组织协作:从行政关系到信息关系
     传统的组织内部沟通成本较大,员工和组织的利益函数和目标函数可能不完全一致,甚至出现较大的摩擦。同时由于缺乏有效的沟通途径和科学的激励机制,企业管理者和员工之间可能会出现缺乏协作共事的现实基础。分布式记账系统在组织运转的过程中,将变成是一个所有的利益相关者节点共同组成的大数据库。系统内部发生的所有决策和行为信息,都可以存储在这个大数据库中。区块链将企业成立以来所有的组织管理相关事项和交易全部记录在数据区块中,同时共识算法和加密技术使得所有的决策和行为都可以被追踪和查询。此外,智能合约将显著降低分工契约的成本,提高分工契约的合意性。智能合约不同于我们传统的合约管理。传统的合约管理直接把纸质版的合约导入到计算机,其仅仅是利用了数字化的存档功能,跟计算机程序的智能执行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谈不上智能化。智能合约则充分利用业务规则的对称性、数据加密技术和共识算法,实时地提供业务项目、岗位、合同、和订单等执行的多层级信息,及时实现各个节点数据之间的勾连和比对,自动匹配最优方案并付诸执行。
     具体而言,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企业组织和管理模式,可以实现不同节点之间的资源共享、优势相长、相互信任,并通过分布式记账、智能合约等结成的一种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这既不同于传统组织内部的行政隶属关系,也不同于组织与外部之间的市场交易关系(图3)。组织内部人和人、人和组织的协作关系主要表现为:
      ①  自主性。组织内部人和人、人和组织相互之间的信息沟通和业务往来不再是行政关系所決定,而是遵循平等、自愿、互惠、互利的原则,为彼此的资源禀赋、互补优势和利益共赢(Token激励)所驱动。组织内部的每个人均拥有自己相对独立的决策权。
      ②    协同性。企业内部人和人、人和组织之间是一种利益互补关系。每个组织节点都根据自己的资源优势和才能资质,在Token激励机制和智能合约作用下,有效降低沟通成本、摩擦成本和交易成本,进而产生强大的协同效应。同时,每个组织内部成员都可以根据在系统中的贡献获得相应的奖励,这种兼具股权、物权和货币属性的Token,极大提高了系统节点之间的协同性和利益一致性。
      ③    开放性。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企业通常以占领市场、开发技术、实现资源共享和资产交换等为基本动因。如果组织内部的一项使命完成,该项目的组织结构便没有了存在的必要;新的目标出现,企业内部不同的人便会结成新的内部组织结构。因而企业的组织结构和管理过程是持续开放和动态平衡的,相较于传统的组织结构,是一种看似松散、实则更具活力和创造力的形式。
     从企业行为来看,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更具战略性和更为市场化的。传统的组织面对快速变化的市场时,表现出较为强大的惯性,而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企业对瞬息万变的市场可以更快速地做出反应。区块链技术通过革新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为企业赋能,打造一个高效、动态、开放的组织和管理体系。OpenBazaar(巴比特)就是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的允许消费者和商家直接进行交易的市场平台。它是结合了ebay与BitTorrentt特点的去中心化商品交易市场,使用比特币进行交易,既没有费用,也不用担心受到审查。虽然在这个系统下依然需要一部分第三方中介提供增值服务,但整个交易过程中第三方中介作用大幅降低而且整个交易过程完全免费。
建立互信关系:告别“一放就乱”
     在企业管理模式中,总是存在集权与分权的问题,差别在于是集权多一些还是分权多一些。在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企业组织结构中,集权基本不存在,企业管理人员通过分布式账本、智能合约和Token激励机制,实现自动控制和协调生产经营活动,以达到组织的预期目标。
     去中心化是区块链的一个重要性能,区块链利用分布式账本取代了传统组织的中心化数据管控模式,将数据所有权和使用权还给员工和用户。这种组织和管理模式将相应的决策权分配到每个业务单元和具体的行动层级,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管理幅度、管理成本和沟通成本,并通过直接授权员工,使得企业能够对市场做出更快、更准确的反应。在现有企业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下,分权也时有发生,但如何保证分权的效力和效果则成为一大难题。区块链技术通过智能合约可有效解决这一问题。合约在现实世界中的作用不必赘言,整个现代社会都是建立在合约的基石之上。在区块链中,智能合约是一种预先编写、自动运行的计算机代码,基于机器语言按照合约内容自动执行和实现最佳匹配。
      此外,区块链可将企业的活动进行合理细分,按照业务线、产品线、研发任务和客户服务等标准进行分类。在每一个业务单元中建立相应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可避免职能型组织结构导致的复杂性与迟钝性。与此同时,将企业决策层进一步解放,使其可以将时间、精力和资源集中在企业发展方向规划、核心竞争力打造以及形成关键价值链等重大事项上。
      物联网时代作为继互联网时代之后,网络边际进一步扩大的跨时代变革。第一代物联网解决方案主要是通过一个中心化的控制中心收集联网设备的数据并作出相应管理。但是这提高了物联网的成本,削弱了物联网的安全性。就像解决了个体与个体之间信任问题一样,区块链技术同样可以解决不同设备之间相互信任的问题。IBM联合三星针对第一代物联网的缺陷提出了第二代物联网解决方案ADEPT,通过区块链的构建一个分布式的物联网,建立联网设备之间的相互信任以使每个设备实现自我管理的功能。


       以区块链为底层技术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模式,通过分布式记账、Token激励、智能合约、共识算法等要件,为解决信息不对称、逆向选择和完善激励模式等传统企业管理难题找到了一条崭新的道路,比较完美地解决了当代管理学理论着力研究的博弈问题和契约问题。分布式记账和智能合约应对契约风险,通过完善契约的条款,并将契约记载在不可篡改的分布式账本中,要求经理人、员工等利益相关者为实现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目标而努力;智能合约应对监督风险,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签订合约并基于机器语言自动执行协议,委托人通过智能合约的方式使管理层的决策和员工的行动不偏离股东利益最大化的目标;Token激励应对经理人、员工和企业所有者的激励模式,通过利益共享的方式(给予利益相关者Token)激励经理人、员工和企业所有者采取符合互利共赢目标的行动,从而实现企业的自我发展和完善。


本文作者

吴桐

金融学博士、青年研究员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